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懒人听书 >> 探虚陵现代篇 >> 强求

第四百八十章——强求

千芊听阮道不放心她,心中更是说不清是何种滋味, 既有种得知被阮记挂着的暗喜, 却又敛着莫名的心酸。

只是她仍有些恍恍惚惚的,道:“前几日我下山,原是打算采买过后立即归家的, 只是城中疫病越发严重, 余晖馆收治了大量疫病之人, 人手不足,正在招揽大夫, 便应招入了馆。”

阮无奈轻叹一声:“你还是放不下那些病患。若我不曾外出, 你不必自个出来采买, 瞧不见城中境况, 也就不会这般冒险入馆了。”

千芊觉出阮话语里的愧疚之意, 忙道:“你莫要自责, 你有要紧事要办, 又岂能日日陪在我身边?”

虽然她心中是盼着阮能每日陪伴她。

但她晓得, 这终究是奢望。

阮以鬼面具覆面,只能瞧见她面具底下露出的一双眸子, 浅淡的瞳色,极是温柔。她闻言,眸子里方含了些笑,道:“你随我来。”

说罢, 转身便走。

千芊也不问她去何处, 毫不犹豫地跟着她走。无论去何处, 她都愿跟随阮,什么都不必问。

两人偏离了主街,拐进了一处幽深巷子。

这狭窄巷子七折八拐,阮身影飘忽,足下步伐轻快,顷刻之间便绕过了一处拐角。千芊虽已暗自御了轻功,勉力跟随在她身后,却仍无法到达她的身畔,只能与她隔着一小段距离。

阮的背影纤细高挑,长长的乌发随着步伐变化,在身后晃荡,投过来的半抹阳光落在她肩头。她的背影一半身在明亮光中,是那般温和煦暖,另一半笼在巷子斑驳石墙的阴影中,却是那般幽凉。

千芊望着阮在前头的背影,心头堵得越发厉害。

这是否便是她与阮之间横亘的距离。

看着近在眼前,可她始终无法真正地靠近阮。

阮虽待她好,却从不给她机会。

千陌在她脑海里冷嘲热讽:“别费劲了,你那轻功一向是跟不上她的速度的,若不是她有心放慢脚步等你,你此刻甚至都不晓得她身在何处。你越想跟上,我便越觉得你丢人。”

千芊心知千陌性子直,说的只是她的轻功而已,她却莫名被这番话刺了个鲜血淋漓。

她的确是“跟不上”阮。

没有资格……站在她身旁。

“我不必跟上她,只需要在后头,能瞧见她便好。”千芊答得幽怨。

千陌轻啧一声,不再吭声。

阮领着千芊在巷子里绕来绕去,行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这才离开巷子,步入另一条长街。

阮立在街旁候了片刻,待千芊行至她身侧,她道:“那尾巴已丢了,我们回罢。”

“好。”千芊笑了笑。在巷子里跟随拐来拐去时,她便晓得这是阮在故意引先前那跟踪的黑衣男子入巷,再将其甩开。

“你的马拴在何处?”阮问她。

千芊道:“在听泉客栈的马厩里,托人照料着。”

阮道:“我的马留在城外,我们先去客栈马厩。”

两人依次牵了马,沿途快马加鞭,往山上的居所赶去。虽说是住在山上,但这山路并不算崎岖,行到半山腰,入了深林,一路行至一座木屋旁,两人方停下,将马匹拴好,推开木篱笆门,进了前院。

阮从马匹上取了一个马包下来,搁在院子里的木桌之上,温言道:“芊,你打算还在余晖馆行医多久?”

“我也不知。”千芊微垂了眸:“我想着能救一个,是一个。”

“此举毕竟危险了些。”阮道:“府衙悬赏的银两颇为丰厚,不少人仍在为了赏银而寻你,你若每日待在城内,身份恐难以隐藏。”

“我蒙着脸,旁人皆不知我长相的。”千芊将淡紫色面巾取下来,露出她娇娆妩媚的一张脸。

阮的声音轻柔,却又带着些许担忧的凝重:“如今疫病横行,城中之人大多蒙面,你这般面巾覆面,虽不会引人注目,但你这身段太好,落在旁人眼中,实在是令人过目难忘。今日那黑衣男子许是认出你的身段来了,有所怀疑,才会跟随在后。”

千芊脑海里嗡嗡的,注意力半点都未曾放在那黑衣男子身上,而是喃喃道:“阿阮,你方才是说我……身段好么?”

阮:“……”

她似有些窘迫,身子挨着木桌,点了点头:“……嗯。”

千芊眉开眼笑,微咬了唇,只是盯着她瞧。

阮低声道:“我先前教你的易容之术,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可有研习?”

“我每日都有研习的。”千芊惭愧道:“只是这易容之术实在过于玄妙深奥,我只学到了些许皮毛。原本我是想易容过后再行下山,但那假脸过于拙劣,极容易被人瞧出来,只得作罢。”

阮道:“无妨,易容之术本就需要花费大量功夫,你每日记得研习,总有一日会有所成的,你很有天赋。正好我这回在外带了几个脸模回来,晚些时候你挑一挑,看欢喜哪一张脸,往后你若再去余晖馆,我便帮你易容。”

千芊一愣:“你不是说过于危险么?我以为你不让我再下山了。”

阮无奈道:“即便我不让你下山,你心底总也记挂着那些病患,想来也过得不快活。”

她说到此处,鬼面之下的双眸漾起笑意:“芊,我希望你快活。”

鬼面狰狞可怖。

鬼面之下的她,偏生那般温柔。

就连这自枝叶缝隙里漏进来的山林碎光落下来,都及不上她眼中眸光。

千芊的心魂都似被攫住了,突然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她。

阮的身子蓦地僵住。

千芊不明白,自个究竟是怎么了,双臂收得那般紧,紧到根本不想放手。阮只是有事离开了几日而已,为何她竟有种几百年未曾见到,久别重逢的狂喜与心酸。

盼着听阮说更多的话。

盼着瞧见阮眼中更多的笑。

更盼着阮能陪伴她再久一些。

这一瞬,千芊似抛去了她以往在阮面前的收敛与小心翼翼,鼓足勇气拥抱了面前的女子,与此同时,眼泪竟滚落下来。

就当她是做梦,就当她是在强求。

被她抱住的阮显是猝不及防的,她的双手并未回抱千芊,而是拘谨地抬在半空中,低声道:“芊,你……怎么了?”

千芊听见她颇有些僵着的问话,更感觉到了怀里女子的手足无措,这才惊觉自个越矩了,慌忙松开了手,后退几步。

阮放下双手,瞥见千芊面上的泪痕,忙道:“你怎地哭了?”

千芊慌忙抹了把脸,勉强笑道:“我……我应是想你了。”

她话语越发哽咽:“嗯,我想你了。”

阮眼中越发柔软,摸出一方丝巾,细致地替她擦起眼泪来,笑着哄她道:“莫哭。我只是离开了几日而已,你怎地似许久未曾见我一般?”

“离开几日,我也想你。”千芊长睫上坠着泪珠,道:“你可有想我么?”

“自是想的。”阮道。

千芊心中既甜且酸。

阮会这般答她,她并不意外。她晓得阮会回答想她,毕竟阮总是待她那般好,但她更晓得阮说的想,与她说的想,并不是同一个意味。

阮帮她拭去了眼泪,道:“我在外带回了一个物什,你在此坐一会,我换上给你瞧。”

“什么物什,还要换上么?”千芊被她哄得情绪缓和下来,红着眼角,含笑道。

“待会你便能瞧见了。”阮叮嘱她莫要走动,拎着马包进了木屋。

千芊乖觉地坐在木桌旁,表面上安静等着阮出来,心跳却擂鼓也似。

院落里一片寂静,千陌的声音响在她脑海里:“你心跳怎这般快?”

“与你何干?”千芊见院落无人,低低冷哼一声。

“你欢喜她?”千陌的声音比她更冷。

“我欢喜谁,与你无关,是我的自由。”

千陌轻嗤:“你虽与她在此同住了这般久,却从未见过她的脸。一个连脸都没见过之人,你竟爱上了她,你是瞎了么?”

千芊道:“我若瞎了,你自然也瞎了。”

千陌冷笑道:“我又不欢喜她。要欢喜你去欢喜,反正我就算是死了,也断然不会欢喜这般无脸之人。”

“我不想死,要死你自个去死。”

“我死了你也得死。”

千芊这回笑得狡黠,她似乎惯常在阮面前装乖卖巧,对着旁人尤其是对着千陌,便会暴露她最难缠的一面:“很遗憾,你死了,我却不会死。我是主,你是次,你依附我而生,你若消失了,我却还是在的。”

“……你!”千陌顿时语塞。

憋了半晌,千陌拿捏住千芊的痛处,进行反击:“你欢喜她,可她却不欢喜你。”

千芊:“……”

千陌道:“你在她面前,都不似你自个。你欢喜她到根本没有自我了,可她呢,她又何曾回应过你半点?你莫要犯贱,清醒点,她心里分明有人,却不是你。”

千芊手指攥紧了些,手背上细细的青色血管越发明显。

她心里有人。

却不是你。

千陌的话就直接响在她脑海里,撞得她遍体鳞伤。

她又何尝不知自个是在强求,强求一份根本无法结果的感情。不,何尝是没有结果,就连花骨朵都未曾冒出头来。

她有时见阮坐在僻静处,独自发呆,虽瞧不见阮面上的表情,但从那鬼面具底下的眼神来看,她晓得阮是在想人。

有一日夜里,她甚至听见隔壁房的阮在低声哭泣,哭得那般痛楚。

阮究竟为何人哭泣,她更不知晓。

阮对她总似一团迷雾一般,充满了太多未知,就连脸都不曾见过。她却被这迷雾吸引,一路步入迷雾深处。

她贱么?

她贱。

可她最贱的却是,她分明晓得自个贱,却越陷越深。

“贱人,你怎地不吭声了?”千陌感觉到千芊的沉默,有些不习惯,问道。

“你骂得对,我是贱人。”千芊自嘲一笑。

千陌意识到千芊情绪低落,便不再吭声。

过得一阵,阮自木屋里走出来,千芊抬眸望去,却发现阮面上的鬼面具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极精致漂亮的银色面具,微光流转,全然没有先前鬼面那般的狰狞之态,瞧来赏心悦目。

千芊有些怔住:“这是你说的那个物什?”

难怪要说换上。

“正是,我在外着人打造的。”阮道:“以往总是在你面前戴着那青头鬼的面具,你瞧着可是觉得不舒服,尤其是夜里,我怕吓到你了,往后我在你面前时,便换上这个面具罢。”

千芊感觉到她这换面具之下敛着的无尽温柔,轻声笑道:“以往那鬼面其实也吓不到我的,我整日对着尸体,又怎会惧怕鬼呢?”

阮问道:“那我再换回去?”

千芊被她逗笑了,道:“不必,戴着这个罢,这个好看,衬你。”

※※※※※※※※※※※※※※※※※※※※

以前很多人走入一个误区,通过以前千芊对阮只言片语的回忆,就以为千芊喜欢阮,阮也会喜欢千芊,其实不是的,以前我在很多细节就写到,其实千芊对阮的感情是求而不得,很卑微的,阮并不喜欢她,只是对她很好,将她看做很好的朋友而已。

千芊只是单相思,在290章我写了这么一句话,我在290写到千芊说:“她总是待我很好。我想要什么,她都会给我,除了……”当时千芊顿住,声音低了,没有说下去,现在这里就可以看出来,其实她这里说的是,除了阮的感情,阮不能回应她爱和感情。

所以以为千芊和阮是一对的,那真的是大错特错,单相思并不是一对,单相思是单相思,还望明白这里面的区别。

文还是需要仔细阅读的,细节里面都能看出,包括以前我曾提到千芊的强求,那时候可能大家不懂,现在应该都能明白了。

很多东西,你都需要在很久以后,才会清楚地知道答案,但是前面都有暗示的。

不过千陌这里是真香了,这里说死也不会喜欢,后面还不是喜欢得死去活来的,陌真香【。千陌在现代刚登场的时候,对阮的思念已经接近疯魔了,还念叨着阮怎么也不看看她,大家可以多看看以前的细节,都能串起来。

请多多打分留言灌溉,谢谢~

喜欢探虚陵现代篇请大家收藏:(www.lanrentingshu.cc)探虚陵现代篇懒人听书更新速度最快。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 - 君sola的全部小说 - 探虚陵现代篇 懒人听书

猜你喜欢: 带着随身空间重生上校夫人重生奋斗农村媳总裁的另类小娇妻娱乐圈头条Yes,Madam!(前女友是刑警桑后篇)霍少的闪婚暖妻重生民国:前夫,别来无恙好想住你隔壁影后的死对头全破产了重生当学神,又又又考第一了!重生八零之种田撩夫一等儿媳奉子成婚:丫头,休想逃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上海迷情默读老公大人,你宝贝掉了!炮灰姐姐逆袭记平安的重生日子妖夏先婚后爱:腹黑总裁太霸道许你万丈光芒好明月度关山神秘老公超给力国民男神是女生:恶魔,住隔壁
完本推荐: 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一等儿媳全文阅读修炼从斗破苍穹开始全文阅读重生末世之带着空间去修仙全文阅读天才宝贝之一胎四宝全文阅读恐怖女主播全文阅读长女全文阅读御香院首全文阅读重生校园:学霸女神,宠上瘾全文阅读锦桐全文阅读文化入侵异世界全文阅读重生军嫂驭夫计全文阅读毒妃归来:蛇蝎小庶女全文阅读洪荒之红云大道全文阅读刀剑神皇全文阅读Rain Path全文阅读朕本红妆全文阅读扶摇皇后全文阅读活人禁忌全文阅读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药门仙医异能小神农战场合同工亘古大帝重生八零锦绣军婚超神机械师独步成仙我和二哈共系统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武炼巅峰超级丧尸工厂养鬼为祸超级学神九天仙缘神医凰后极品全能学生我的微信连三界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来自未来的神探咫尺之间人尽敌国末日轮盘赘婿天下第九剑来都市狂少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恶魔就在身边神级农场老胡同前任无双

探虚陵现代篇最新章节手机版 - 探虚陵现代篇全文阅读手机版 - 探虚陵现代篇txt下载手机版 - 君sola的全部小说 - 探虚陵现代篇 懒人听书移动版 - 懒人听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