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懒人听书 >> 大内胭脂铺 >> 第270章 我得见他(二更)

第270章 我得见他(二更)

车轮声滚滚,走到正街尽头。

再转个向,经过已掌灯开张的各式青楼、酒楼,经过已下了衙的六部衙门,一路往东华门而去。

猫儿紧紧攥着衣襟,压低声音问道:“他……”

马车里的汉子只警惕摇头,做出个“此处不宜多言”的神色。

她只得闭嘴,一颗心却吊在半空,须臾间已出了一身冷汗。

马车到了东华门,被拦停下来。

车厢外间吵嚷,是王五同守门兵士接洽的声音。

猫儿隔着车厢,语声娇媚问道:“吵死人,发生了何事?”

王五在外恭敬道:“夫人,平日进出宫门,见车即放行。今儿这守门狗却出幺蛾子,要先见到殿下。”

猫儿闻言,当机立断剥下衣领,撩开帘子,露出一双手臂和白玉肩膀,懒洋洋道:“皇宫是谁的皇宫,奴却有些搞不明白。萧家人回自己家,还要外姓人同意……”

她垂下帘子,在马车里娇滴滴道:“殿下,你快穿好衣裳,站下去给人瞧瞧……先莫急……”

里间一时没了声响,却又有些旖旎动静微妙传开。

王五立刻一鞭子挥开兵卒,叱骂道:“毁了殿下兴致,你脑袋不保!”

一步跨上车辕,向赶车的侍卫使个眼色,大喇喇甩着马鞭,驱动马儿,往宫里驶去。

重晔宫正殿,侍卫垂首,低声道:“殿下有些意外,暂不能回宫,但又要做出回宫模样,麻痹外人耳目。”

猫儿紧紧盯着侍卫,一字一句道:“你告诉我实话,他,可还活着?”

侍卫面色无波,语态平静道:“殿下活着,主子不必挂怀。”

她双目一瞬不瞬望着他,一时半会看不出端倪,方追问道:“要演戏演多久?若是装作他回宫,便不能日日躲在殿中,总要在人前走动。”

侍卫只道:“属下还不清楚,一切要等喜公公回来,方才知道。”

到了三更时分,随喜一身夜行黑衣,终于跃进了重晔宫。

他匍一露面,猫儿已拦住他的去路,执拗相问:“殿下,可还好?”

随喜身上带了血腥之气,却警惕的毫无疲乏之色,只道:“主子莫担心,殿下几日不能出现,我们要寻个生了急病的由头。一切都需要胡主子密切配合。”

猫儿原地呆立半晌,扯了嗓子凄厉道:“快,殿下昏迷,快去请太医……”

早已安排好的太医如约而至。

太医进了寝殿,压低声同猫儿道:

“只有委屈夫人,担一回恶名声。

下官需报一个肾水不足的名头,如此殿下方能在床榻上歇息,不用四处走动。”

太医走后,过了不多时,外间已到五更。

各宫门同时开启,宣告着新一日的来临。

萧定晔因纵情伤了肾水的消息不胫而走。

皇太后的苛责极快而来。

慈寿宫正殿,太后面色铁青,望着跪地的胡猫儿,吆牙切齿道:

“哀家将你指给小五,原是盼着你能收一收他的心,让他莫在外由着性子胡闹。

然你此前聪明识大体,自跟了小五,却没了分寸,怎能事事任由他?

年纪轻轻,肾水有损,日后若子嗣艰难,谁来负责?”

猫儿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皇太后见她小脸尖尖,面色苍白,眼底一抹青紫,也是个肾水不足的模样,只得叹气道:

“你年岁小,又同小五两个情投意合,自然事事顺着他。

你却要明白,世间要求女子‘相夫教子’,便是指,夫君做错的事情,要懂得提醒。

你虽只是夫人得名份,然他现下只有你一人,你就该承担提醒他的责任。”

末了,她无力挥挥手:“你去吧,哀家这几日腿脚不便,过上两日再去看他。”

皇太后的教训才结束,皇后的训斥接踵而至。

所言皆是隐晦提及,她不该纵着萧家老五沉溺女色,不能年纪轻轻就绝了子嗣。

天色有些阴沉,她神情恍惚行在宫道上,往来宫娥经过她身畔,皆窃窃私语。

过往五皇子的名声是不好。然而有多不好,众人却也未亲见。

如今有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原来五殿下,竟然是这般能折腾啊!

这才纳了夫人几日,就肾水不足,险些坏了腰子。

这胡猫儿是传闻中的猫妖,却怎地是一副狐狸精的做派?!

猫儿昏沉沉回了重晔宫,第一眼便望向明珠。

明珠只微微摇一摇头,低声道:“随喜还未有新的消息。”

又劝道:“主子已一连几日未能好好入眠,快去歇一歇,若殿下后面用的上主子,主子也能帮上忙。”

猫儿恍恍惚惚进了寝殿,躺去床上,靠在他的衣裳上,鼻息间闻着他的气息,脑中想着最后一回见他,已是四日之前。

他那时一身黑甲,骑在马上如同天神,深深望着她,同她道:“还有一两日就能歇一歇……”

然而她一等,就等了四日。

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了醒,醒了睡。

做戏的太医按时上门,又按时离去。

只萧定晔的真身却不见露面。

她每每等到三更,随喜露面时,却只打着官腔道:“胡主子不必着急,殿下未出大事。”

未出大事,便是说,多少总出了些事情。

待到了四更时分,院中却有了些嘈杂凌乱。

猫儿从床榻上惊醒,披头散发跑出去,却只看到随喜嘱咐众暗卫:“护好主子……”人已从墙外一跃而出。

未出大事……究竟什么样的,才算的上大事?

她立时捂着心口,只觉天旋地转,再也站不住。

明珠立时抵住她,连声道:

“主子莫倒下,你现在便是重晔宫的主心骨。

现下各宫一定在盯着此处,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外间便有会有人猜出,殿下并未回宫。

如若他们在外大肆搜捕,殿下危矣!”

猫儿身子发颤,只用力一吆舌尖,口中血腥气大盛,神思却渐渐清明。

她抓着明珠道:“你一定比我知道的多,你告诉我,殿下到底出了何事?”

明珠眼圈立时红透,半晌却只道:“主子放心,殿下活着。”

时间一刻一刻而过。

重晔宫时不时传出女子的哭声和叱骂声。

那叱骂声说的是:“明明是你此前在外流连花丛,到了我这处,正好坏了腰子。我却来背这个黑锅,你要不要脸?”

那骂声泼辣的紧,从重晔宫近处宫道所行的宫人、妃嫔,无一不听到此言。

外人纷纷奇道:“这五殿下平日乖张,现下被他那新纳的小夫人教训的像孙子一般,却大气都不敢出。咱们宫里的五殿下,竟然是个惧内的!”

猫儿的骂街传出不久,老太后牵着康团儿上了门。

太后拄着龙头拐杖,铿锵有力前行,口中叱道:“哀家倒是第一回见,宫廷女子同乡村泼妇竟毫无分别。”

她指着康团儿道:“哀家被气的气短,你进去,代替祖母骂回来。”

康团儿“啊”了一声,忐忑道:“大仙同我交好,我不敢……”

见猫儿已从寝殿出来,忙忙上前,对着她眨眼睛,悄声暗示:“大仙,皇祖母又生气啦!”

猫儿上前行过礼,低声同太后道:“娘娘,五殿下将将才服药睡着,待他醒了,奴婢向他禀告,说娘娘来探过她。”

太后一手拨开她,冷笑一声:“哀家来瞧孙儿,还要被你阻拦?哀家若不来,只怕小五要被你折腾死!”

她一拐杖将猫儿掼在地上,抬腿便进了正殿。

下人们皆不敢拦,猫儿忙忙爬起身,待追进去,皇太后已站在寝殿中,望着空空床榻,惊疑道:“小五,去了何处?”

猫儿见再遮掩不得,只扑通一声跪在太后面前,眼泪珠儿已淌了满脸,颤着声音道:“太后娘娘,五殿下他,他在宫外,只怕有难……”

寝殿中寂静,静的能听见康团儿和明珠在正殿前厅的对话。

“哎,有个媳妇儿有什么用啊?还不让一起玩耍。”

“六殿下莫说出去,否则五殿下没有面子。”

“五哥哥是该没有面子,全宫都知道他肾水不足。明珠姑姑,什么叫肾水不足?”

寝殿里,太后叹口气,牵着猫儿手道:

“哀家又错怪了你,然现下这情形,晔儿若不在宫里露头,他在宫外只怕更艰难。

如今只能继续委屈你一回,将这戏继续演下去……”

……

大晏历来以孝治天下。

皇太后所处的慈寿宫,便在后宫的最中间。

是阖宫景致最好的地界。

慈寿宫门前,一位主子不是主子、宫娥不是宫娥的女子,已经跪了近半个时辰。

日头极大,猫儿虽跪在遮荫树下,依然觉着有些顶不住。

须臾间,“五皇子”已大步而来,跪在猫儿身侧,一言不发。

往来宫娥、太监瞧见,一时议论纷纷。

瞧,不久前,那位人不人、鬼不鬼、主不主、仆不仆的胡猫儿,才将风流皇子萧定晔骂的狗血淋头,没过多久,这位皇子便揣着一对坏腰子,往胡猫儿身畔一跪。

这是要有难同当啊!

痴情,太痴情。名声坏成那般的皇子,竟然被一个小小夫人,掰到了如此痴情的地步。

皇子跪了不过片刻,慈寿宫的宫娥便牵着萧老六出来。

萧老六孩童声清亮,抑扬顿挫道:“皇祖母说,她看着你俩就头疼,让你俩哪凉快哪待着去。”

一时却有些迷糊,转头问牵着他的宫娥:“我瞧着树荫下就挺凉快,皇祖母该不是说,让五哥哥同大仙继续在树荫下跪着吧?”

宫娥扬声道:“太后娘娘令奴婢传话,胡夫人同殿下再蜜里调油,也要顾着殿下的脸面。殿下是主子,你是奴婢,这是不可更改的身份。望夫人记在心里,切莫再犯。”

猫儿领了话,缓缓磕了头,抬步正要起,脚下却一个踉跄,险些就摔倒在地。

“萧定晔”忙忙上前扶了她一把。

她却一把甩开他手,恨恨瞪了一眼,转头便走。

“萧定晔”轻叹一口气,只得跟在她身后,共同往重晔宫方向而去。

待到了前方拐弯处,却见一位华服美妇站在路口,面上含了些微笑,离两人还有几步时,便已亲切问候:“五弟……”

“萧定晔”脚步一顿,已有些乱了方寸。

猫儿立时一跳,转头望望“萧定晔”,再望望眼前的妇人,使出撒泼的气势,指着“萧定晔”大吼一声:“女人?又是女人?你此前到底沾了多少桃花?”

她立刻哭哭啼啼,一把推开眼前美妇人,夺路而跑。

“萧定晔”只一跺脚,向美妇人匆匆一揖,便追着猫儿而去。

美妇人站在宫道边,望着那一对年轻男女渐渐行远,心中疑窦丛生:“五弟真的没有被刺杀?竟是好好活着?”

重晔宫里,扮作萧定晔的侍卫低声道:“方才宫道上遇到的,便是泰王妃。这两日,她已前后进了两回宫,只怕就是为了探听殿下的消息。”

夜里,随喜终于露面。

经过了好几日的煎熬,猫儿已无那般慌张。

她只一言不发跟在随喜身后,随喜便是要去茅房,她也一步不落。

随喜苦着脸道:“主子,现下诸事已经够乱,求主子千万莫再添乱。”

她盯着他,低声道:

“白日老太后已经知晓殿下之事,她老人家上了年纪,心中担忧,如何能顶的住?

若殿下真无大碍,即便要藏在宫外迷惑外人,又有何不能让自己人知道实情的道理?

你告诉我实情,我放了心,反而能做出无事样,每日听戏听曲,同他里应外合,一起演戏。”

随喜叹口气道:“胡主子放心,殿下活着。”

猫儿一把将金簪抵在他喉间,吆牙切齿道:“已经过了好几日,你当我还满足他活着的消息吗?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只告诉我他还活着?!”

随喜不为所动,只面无表情道:“奴婢本就时刻准备献出性命,主子若要拿,尽管拿去。”

猫儿冷笑一声,金簪调转方向,转瞬间便抵在她颈子上。

她知道随喜有功夫在身,不等他出手,已将簪子往喉间一送,血迹立刻顺着伤口渗出:“我要见他,我得见他!”

喜欢大内胭脂铺请大家收藏:(www.lanrentingshu.cc)大内胭脂铺懒人听书更新速度最快。

大内胭脂铺最新章节 - 大内胭脂铺全文阅读 - 大内胭脂铺txt下载 - 七月初九的全部小说 - 大内胭脂铺 懒人听书

猜你喜欢: 重生农女巧当家侧福晋日常(清穿)重生小地主农妇驭夫丑女种田:神医夫君宠妻忙天下师兄一般黑一世倾城重生复仇:腹黑嫡女我就是这般女子侯门嫡女农家小厨女神医娇妻:丞相的心尖宠妃海天凌云录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秦苏风云缘中之缘帝凰桃花满庭院重生之锦绣嫡女坑爹儿子鬼医娘亲权妃之帝医风华金牌王妃恶毒杀手醉人妃重生之嫡女祸妃重生之天机云锦带着空间穿越
完本推荐: 独家蜜爱:老婆大人休想逃全文阅读虫临暗黑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店主全文阅读无限世界旅行者全文阅读我的美女老师全文阅读重生之二嫁前夫全文阅读天才召唤师全文阅读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网游之邪龙逆天全文阅读人道天堂全文阅读不败战神全文阅读在异界掀起工业革命全文阅读美女圣约书全文阅读星辰变全文阅读东北灵异档案全文阅读超级卡牌系统全文阅读大泼猴全文阅读神话位面修炼守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一张沾沾卡电影世界私人订制捡漏神级明星系统主神调查员开局一把刀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九幽天帝化敌为女友我真的长生不老都市超级医圣我的微商不寻常万能二维码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韩娱之透视未来武炼巅峰位面宇宙万古最强宗重生八零锦绣军婚他说,我喜欢你一开局就无敌江山凰途权国傅少暖宠娇妻重启飞扬年代法象仙途如意小郎君网游之神王法则仙王的日常生活

大内胭脂铺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内胭脂铺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内胭脂铺txt下载手机版 - 七月初九的全部小说 - 大内胭脂铺 懒人听书移动版 - 懒人听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