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懒人听书 >> 错上黑老大 >> 找到了

“这脾气,倒是一点也未变!”指腹摸上了伤口四周,纠结起的眉,好似一件无价之宝忽然裂了个缝隙,着实让人看着碍眼。

砚青所有的火也随着对方这个怜惜的动作而消声遗迹,更有着不懂,垂眸陷入了浑浊的乱想,感受着那指尖的力度,伤口果然因为他的按摩而缓解了痛苦,难道……狐疑的抬眼,人还是刚才那个人,只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她竟然有种错觉,这个男人成熟了好多。

没了那股想报仇而不择手段的狠冽,有的是显而易见的……心疼,心疼。

清丽的眸子越睁越大,黑得镀了一层黑钻的瞳仁内写满了愕然,明白什么了一样,一层雾气逐渐覆盖了眼眶,灯光下,清晰的倒映出男人的轮廓,唇儿蠕动:“陆……天豪?”是你吗?

女人此刻像极了一个急需要安慰的小猫,终于找了主人一样,太多的苦楚需要倾诉,需要抚慰,陆天豪微微翘起了一边嘴角,大手揉向了女人乱糟糟的头顶,摇摆了几下才道:“突然觉得,坠崖是件很荣幸的事!”

“为什么?”泪已落,眼皮也舍不得眨一下,深怕这只是临死前上天给的恩赐。

“能撬开砚大警官的铁齿铜牙!”

砚青目光转为愤慨:“王八蛋!”这个时候还来开玩笑,想到刚才差点被杀,就要伸手直接来一拳,才发现浑身都被禁锢,冷冷道:“还不快给我松绑?”

陆天豪慢悠悠的用匕首将绳索割断,打趣道:“为了迎接新生,再不济也得给个拥抱吧?”

“我手脱臼了!”还拥抱呢,这情况要能抱住,她也就可以点石成金了。

“你说说你,老是把自己搞这么糟糕!”陆天豪语气带着责备,拉过那形同死物的手臂,熟练的轻轻一推,‘喀吧’一声,惹来了声闷哼,对于女人从不会惊声尖叫很是赞赏,动不动就嚎啕,楚楚可怜也就不是砚青了。

“还好意思说,也不知道是谁造成的!”怨念十足的抱怨,揉揉手腕,自由自在就是爽。

陆天豪却皱眉,呵呵笑道:“这你可就怪不了我,不知道我是个绝不容许身边人背叛的恶徒吗?这种情况下来惹,不是自找麻烦是什么?”

砚青斜瞪:“我……我不是完全接受不全你失忆的事实吗?再说了,我真不知道柳啸龙这么阴险,如果早知道,我也会换一套策略,不过就算知道,我想还是会答应他,毕竟在我的潜意识里,你是不会杀我的!”最多就打几拳而已,哪会想他已经失忆了的事?

“这件事你要早和我说,定能想到布勒多会被他吞噬的可能,宋鑫……”欲言又止。

“宋鑫怎么了?”怎么又扯到宋鑫身上了?南辕北辙嘛。

陆天豪挑眉:“没什么,走吧,抓不到那王子,我们都会白费心血!”绝不能给这人翻身的机会,一个能为了权利地位弑父杀母的人,是一个危险的存在,任何试图扰乱道上秩序的人他都不会容忍。

然而刚起身,就被突如其来的拥抱阻止,发中的馨香沁人心脾,下颚在那头颅上摩擦着,安抚似的拍拍小肩膀:“我说过,没那么容易死的!”

“好了,拥抱完了,我们走吧!”推开,艰难的站起,居高临下的俯瞰:“你知不知道现在一点都不像你?”

“哦?这都被独具慧眼的砚大警官看出来了,怎样才像真的我呢?”陆天豪边站起身边双手叉腰仰头苦思,狂傲不羁的在面部显出,眼角不正经的高挑着,好似很苦恼一样。

砚青忍俊不禁:“就这样才像你,噗,温柔这种东西在你身上很四不像!”笑容过大,牵扯了伤口,也觉得这个伤口来得值,这个陆天豪比较有人性:“你是不是很担心罗保?”先前她最担心的就是罗保会为了蓝子叛变。

以昨日的陆天豪,定会杀无赦,现在的嘛……

一说到罗保,陆天豪就愁眉不展:“他和飞云就像是我的左右手,担心是自然!”

“如果,我说如果,他要是背叛了你,你会杀他吗?”灌水银吗?

陆天豪哭笑不得,最终还是笑了两声,搂着女人的肩膀向门口踏去,摇头道:“只要他真能令耶稣落网,帮道上除了一个随时会给我带来麻烦的一害,等于立功,功过相抵吧!”

听声音,很无所谓,也令砚青乐不可支,狠狠拍了男人的胸膛一下:“陆天豪,你开始像个人了!”

“怎么说话呢?”理所当然的拍了女人小后脑一掌,竟然令其仓促,意识到对方还受着伤,只得弯腰打横抱起:“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如果没有我们,你真的可以活这么久吗?”不但大小不分,且有时说话也不经过头脑,随性所欲是他的作风,但也得有分寸。

做事莽撞,顾前不顾后,每次都要被逼到绝境才开始去想如何解决,这种人活得比任何人都要危险,不断的将自己推到风尖浪口,保不准哪天就会有失误,比如这次,如果他没恢复记忆,一定会杀了她。

不是所有人都吃她那一套小聪明的。

砚青挣扎了几下,可男人铁臂如钳,反而还带着挑衅,料定她力不如他,烦闷的放弃,既然下不去,还不如享受一番,摇动着小腿,堂堂卧龙帮帮主,黑道头子给她当人肉摇椅,快哉,安逸得都吹了几声口哨:“切!少看不起人了,这件事证明了我有佛祖的保佑,虽然它的价值不高,你看,保佑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也没死,而我,关键时,它又是金光一闪,我必有后福!你也是,只要你继续戴着它,这样,我再次卖给你好了,要的不多,给个百八十万就成。”

这五百块钱,太值了。

女人无论话语和表情都充满了自卖自夸,陆天豪不敢置信一个人脸皮居然能厚到这种程度,提醒道:“我说警官,我坠崖的时候可没带着它!”宰到他头上来了。

“哦?是吗?”砚青回忆了一下,还真是,尴尬的咳道:“那也一样啊,你曾今佩戴过是不是?你不要就还我!”说完就要去掏兜兜。

“你这女人,一谈到利益,小算盘就打得像唱歌一样!”

“那本来就是我的,你自己还给我的!”

“你那是看上了包着它的玉,和我的祖传物!”

这都能被他看出来,厉害,就那么一块塑料,转手十块钱谁要给谁,小气鬼:“算了算了,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不跟吝啬鬼一般计较!”

两个人是走一路,说一路,完全不避讳,他们倒是没什么,只不过让站成两排的西装男人们个个形同被施了定身术,前一刻还喊打喊杀,现在是什么情况?就算大哥不杀她好了,可也不能就这么抱着……他可还知道这是柳啸龙的女人?

俗话说,人多口杂,某些俗称‘奸细’的份子蠢蠢欲动,将两人的亲昵抓拍,还就不信挑不起事来,他也不是什么大角色,更不妄想凭自己的本事干倒这两个帮会,唯一能消灭的办法便是让他们狗咬狗,直到两败俱伤,大伙才有机会站起来的一天。

任何能挑起事端的事,都不可放过。

浩瀚无边的沙漠就像一条无法走到尽头的巨兽,相互扶持的两个人再也不觉得此处如景如画,蓝子嘴唇干裂,短短两天,起了一层的干皮,目光呆板,每一步都仿佛踩在针尖上,外套包着头颅,挪动一步是那么的极难,脸上也覆盖着一层沙泥,唯有瞳孔未被摧残,微张的小口内,银齿白得诡异,仿佛也干枯得快要爆裂。

罗保稍微好一点,体力远远超越了女人,手臂搂在爱人的液下,就这么朝着一个方向永无止尽的走,只是俊颜却显得比女人还要糟糕,裂开的嘴唇带着凝固的血丝,突然吸入了微风带来的沙粒,猛地咳嗽了起来。

蓝子形同惊弓之鸟,现在两个人是稍微有点异样,都十分敏感,见同样包着头的男人蹲了下去,想也不想,取下背包将最后只剩了个底的矿泉水瓶拿出,她没想到被封闭的水份也会流逝得这般快,瓶子内雾蒙蒙的,水也烫掌,颤抖着双手道:“快点,你快点喝吧!”

“我没事,就是吸了点沙,你要渴就先喝!”罗保摇摇头,挂着淡笑,一副真的什么都不想吃,不想喝的模样。

“你已经有一天没喝过水了,你别骗我了,我刚喝过了,快点喝下去!”说完就拧开盖子强行要灌。

罗保知道拗不过她,就起身擦擦额头上的汗水,指着前方道:“还有三个小时,我们差不多就可以看到草原了,这么一会不喝水我还就不信老天会收了我!”

蓝子也确实渴得快发疯了,就只有四口那么多,笑道:“这样,我喝两口,你喝两口?”

“行,女士优先!”罗保很大方的抬抬右手。

热得快冒烟的嗓子一接到水份,就跟快被蒸死的螃蟹终于遇到冷水一样,那种舒爽完全无法去形容,好想跳进水塘里,大喝特喝个三天三夜,快速将瓶子递了过去。

罗保接过后,没有喝,而是用盖子盖好:“别这样看我,一会你又会渴的,总得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吧?当求婚了?”仿佛递戒指一样,将瓶子递回。

女人再次忍不住想哭,从小到大,何曾有一个人这么关心着她的?摇摇头:“我想我们可以真的一起共患难,也请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就算出去有很多可以止渴,但是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我想为你做点什么!”

“傻瓜!”大手抹去淌下的泪:“我喝,你别哭了,保存水份!”笑着拧开盖子,刚要送入口中时,却愣了,耳朵动动,惊愕的转身看向呼啸而来的狂风,只在十丈之外,卷着漫天的黄沙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袭来,立刻扔掉瓶子将女人扑倒:“抓住我!”

蓝子还昏头转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跟着扑倒。

‘呼呼呼!’

强大的风力卷起大量浮沙,形成凶猛的风沙流,不断吹蚀地面,使地貌发生急剧变化,更是发了狂一样自两人身躯上划过,毫不怜悯,带动着漠中子孙,掩住外来者的肉体,一副他们就是来摧毁这里的模样,丁点不留情。

“啊!”蓝子边将脸紧紧埋在男人的胸口,边伸手拨去快要将她掩埋的沙土,才几秒钟,小腿已经无法动弹,而风那不屑的笑声还在继续,在大自然的天灾中,他们显得是那么的渺小,感觉到那可怕的热沙即将烫熟腿部皮肤,除了颤抖就是祈求上苍的怜惜。

罗保则将脸埋进了女人的发丝中,一只手紧紧搂着娇躯,一手按着她的后脑,闭气等待着风沙远离。

经过一段漫长的等待,奔驰游走大地的危险才远远离去,方才还趴着的人已经俨然不知去向,凭空消失,四周静谧无声,空气都不再透明,飘飘渺渺,肉眼都可目睹到氧气像喝醉的少女,摇摆不定。

‘咔!’

平整的地面突然伸出一只突兀的手,好似地皮崩溃,紧接着是大幅度的拨出更大的裂缝,男人使出了所有的力量才咬紧牙关坐起,剧烈的喘息着,干燥的沙尘自头顶掉落,狠狠一甩,掀起一片的混乱。

想到什么一样,失了理智的将身上的肇事者全部推开,当看到女人已经因为闭气而昏厥,眼底划过辛酸,等完全平躺在表层时才摇晃道:“盼儿?盼儿你醒醒,你不能睡!”水呢?环顾了一圈,已经不知被仍到了哪个部位,即便是找到,估计也……

蓝子气若游丝,呼吸薄弱,毫无意识。

“你不能睡!”罗保手足无措,快速捏开女人的下颚,低头冲小嘴里吐纳着大量氧气。

“水……水……”蓝子呼吸一均匀,就立刻慌乱摇头,好渴,好热,好疼,全身都好疼,仿佛置身火炉中,好渴……

罗保取下了两人的背包,在里面翻找了个透彻也找不到水源,而女人脸色也越来越难看,脉搏跳动毫无章法,忽快忽慢,能吃的只有几袋压缩食品,不存在任何水份,只听说沙漠中有止渴的仙人掌,可走到现在,一株植物都不曾见到,冷硬的五官无奈的收拢。

“水……”

就好像嗓子即将破裂的撕裂声拉回了罗保的视线,取出一把军刀对准腕部划出一个裂口,源源不绝的火红液体形成一条直线流向女人开启的口中。

终于得到解脱,女人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吞咽,也逐渐有了力气,伸手胡乱的抓着什么,梦境中,绝境逢生一样,一根水管送到了她的嘴边,立刻抱住疯狂的吸吮。

‘咕咚咕咚!’

罗保偏头呲牙忍着比子弹穿透肉体时还要恶劣上几倍的苦痛,额头青筋根根突出,伤口被那锋利的牙齿不断加深,更是难以忍受,却无法去阻止,等对方喝够了才满足的松手,赶紧将撕碎的布料狠狠将伤口缠住,拉下袖子遮掩住,用最敏捷的速度在爱人的小嘴里划出一个小伤口,血液流出才无力的躺下。

沙泥已经令整张脸庞都面目全非,偏头深深的望着爱人的脸儿,唇上还有着他的血,边温柔的摩擦掉边露齿笑了。

“嗯……好热……”

半个小时后,蓝子才醒来,怎么这么热?令人根本无法安睡,一见面前的状况才惊慌的坐起身,发现男人正笑看着她,并无大碍的坐躺在一旁才吐纳出一口气,还好都没事,该死的,到底还要多久才能走出去?

“我说……嘶……好疼!”按住脸颊,舌尖轻轻一舔,口腔肉壁上有着一个伤,一定是当时太急咬破了,怪不得嘴里一股血腥味。

“怎么了?”罗保故作担心,捧起脏脏的小脸查探。

“没事没事,就是咬破了皮而已,我现在一看到沙漠就想死,你明白吗?我快哭了,也不知道英子到草原没,一定到了,她说这个时候一定可以到的,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来沙漠了!”抛去没有水喝,就这热度,实在不敢恭维,正中午时,把一颗鸡蛋埋在土里,一会就熟了,这不是人待的地方。

鬼沙漠。

抬眼一看,那真是旷阔无根,茫茫千里,炎日下,透着冒泡的热气,冷血的将人的体力一点点剥削,不给反抗的机会,瞅了一会,惊坐而起,瞳孔倏然胀大。

因为这个突来的动作,罗保也瞬间坐直,望着四周拧起了眉头,所有的景物一模一样,最容易迷失方向,每一个沙丘都大同小异,而现在,他们就因为那过于猛烈的风沙而忘记了何为南?

“完了完了,我们完了,罗保,我们完了!”蓝子心急如焚,透着绝望,脚印一个不留。

“不要慌,大哥一定会来找我们的,还有砚青不可能不管你!”紧紧搂抱住失控的女人,极力抚平其心中的惶恐,指着一个沙丘道:“我记得我们刚才的正前方好像是这边!”

蓝子欣喜的仰头:“真的吗?你还记得?”

罗保不确定的摇头:“无法肯定,但是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碰一碰运气,就算走错了,晚上星辰一出,我们再返回便是!走!”

“好!”完了,走不动了,不敢说出来,否则这个男人一定会说背着她的,一鼓作气的站起,老天爷,您一定要保佑我们,一定!

而另一头,砚青等人骑着骆驼也置身茫茫大漠中,拿着望远镜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头顶几架飞机来回穿梭,简直像大海捞针,只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衬衣,无风,更是全身湿透,布料紧紧黏贴着肌肤,粘得有一股冲动想直接扯掉这碍眼的遮羞物。

第一次穿这么短的裤子,大腿大半都展露在外,如凝脂的嫩白皮肤在烈日下泛着光泽,更有要晒掉一层皮的意味,右手拿着扇子‘哗啦’个不停,并没多大作用,因为扇的风也是热的:“妈的,这鬼天气,确定这不是火星而是人间吗?”

后面跟随的只有三个警员,外带一个骑着骆驼和砚青并肩前行的陆天豪,同样穿着单薄,通体纯白色,汗水湿透的地方粘在皮肉上,黑色巨龙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人前,每个人臀部后方,都撑着一把遮阳伞,挡去了不少的毒辣光线。

“老大,这么久都没找到,会不会……”

“闭嘴!”某女呲牙:“这么容易就倒下的人,也不敢来我缉毒组!”到底在哪里呢?

老蔡擦了一把汗道:“该不会是遇到了什么沙尘暴,早就被掩埋了?”

砚青摇摇头,她不知道,但心灵感应,她们还活着,无意间看到陆天豪时不时偏头来看她,疑惑道:“看什么?”

“看你的腿喽!”某陆不吝啬的露出下流表情。

“我的腿有什么好看的?”砚青瞪了一眼,谁也别来惹她,现在正心浮气躁呢,真想把老天给炸了。

陆天豪露出享受,眯眼盯着那白嫩的腿陶醉道:“不知道环在我腰上是什么感觉!”

砚青冷冷的看过去,视线形同利刀,紧接着扭曲着脸将手里的扇子直接砸了过去:“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乱七八糟的?”模样形同要将男人生吞活剥。

大手帅气的接住飞来的小扇,‘啪’,潇洒的打开,扭回头开始目视前方,不再去看,颇为快意的摇摆出少许的凉风解暑。

知道被骗了,但也没太在意,手下生死未卜,说不定苦不堪言,她也没脸再扇风,更不是吵架的时刻,怎么感觉直升机挥舞翅膀的声音越来越繁杂,不明所以的转头,竟看到有三架都开始在一个沙丘下徘徊,惊喜道:“找到了找到了,快走那边!”大喊完便直接跳下地飞快的狂奔。

她就说她们不会出事的,一定可以回来的,感谢各路神仙保佑,回头给你们一神烧一柱香!

喜欢错上黑老大请大家收藏:(www.lanrentingshu.cc)错上黑老大懒人听书更新速度最快。

错上黑老大最新章节 - 错上黑老大全文阅读 - 错上黑老大txt下载 - 相琪的全部小说 - 错上黑老大 懒人听书

猜你喜欢: 上校的小夫人女配是重生的妖凤邪龙锦绣八零重生之爷太重口了探虚陵现代篇萌宝强助攻:爹地,超给力六零俏军媳一纸婚约:总裁情深似海总裁的天价前妻六零军营成长豪门夫人萌萌哒快穿之完美命运婚过来,昏过去医爱到底恶魔霸爱:躺上去等我炮灰姐姐逆袭记不与君言夏重生奋斗农村媳时光和你都很美霍少的闪婚暖妻总裁贪欢,轻一点暗欲妖夏重生校园之商女重生军嫂驭夫计
完本推荐: 神控天下全文阅读九转混沌诀全文阅读最强反派系统全文阅读独宠狂妃:邪王太霸道全文阅读时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阅读穿越全能系统全文阅读网游之战御天下全文阅读傅少暖宠娇妻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异世凶猛之美男来袭全文阅读末日蟑螂全文阅读大昏君全文阅读医手遮天全文阅读无敌登录礼包系统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至尊狂妻全文阅读青叶灵异事务所全文阅读素女寻仙全文阅读容华似瑾全文阅读老衲要还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绝天武帝末日乐园天唐锦绣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我的超级庄园超维术士老胡同重燃医门宗师伏天氏毒妃归来:蛇蝎小庶女仙武帝尊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奶爸的异界餐厅寒门祸害太初猛卒至尊特工你真是个天才上神驾到:娇妻不上道神级美食主播猛鬼收容系统万古神帝来自地狱的男人电影世界私人订制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帝逆洪荒极品飞仙

错上黑老大最新章节手机版 - 错上黑老大全文阅读手机版 - 错上黑老大txt下载手机版 - 相琪的全部小说 - 错上黑老大 懒人听书移动版 - 懒人听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