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懒人听书 >> 仙师无敌 >> 第1252章 异界(163)

第1252章 异界(163)

庞小南出了东力军校,就开车往黑曼巴去了。

黑曼巴那么大的武器库,肯定有齐全的数据库,再者,这武力值眼镜,黑曼巴肯定感兴趣。

很快,庞小南就找到了贝大军。

贝大军把庞小南让进了办公室,就泡了一杯上好的乌龙茶,交到了庞小南的手里。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贝大军为了处理布洛斯行动的后事,操劳了不少时间,现在眼睛还是红的。

“布克顿林他们的后事都弄好了吗?”庞小南知道这件事肯定是黑曼巴的大事,这是有史以来黑曼巴出的最大的安全事故,一队精英折损了大半,够黑曼巴忙的。

“差不多了,抚恤方面有专人处理,我准备一个礼拜后给牺牲的几个人办个告别仪式,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因为所有人的尸体都留在了新布洛斯,所以没办法举行葬礼,黑曼巴只能是举行一个隆重的仪式来纪念那些牺牲的队友。

“嗯,我会来的。”庞小南的心情有些沉重,因为他想起了那些并肩作战的队友,虽然相处的日子不长,毕竟生死与共。

“听说布克顿林死的时候,把队长的位子交给了你?”贝大军饶有兴致的看着庞小南。

庞小南点了点头,说:“是有这么回事。”

“看来你赢得了队友的尊重。”贝大军活动了一下脖子,他感觉脖子有些酸胀。

“队长不好当啊。”庞小南自嘲道,本来自己只是个普通队员,但是当了队长后,肩上的压力陡然增大,因为你得考虑全队上下的生死。

“他们都说你当的不错。”贝大军用手捏着自己的肩膀,“看来以后要是再有这么危险的行动,队长非你莫属了。”

“别别别!”庞小南连忙摆手拒绝,“我可不当队长,责任太重大了。”

“能者多劳嘛,你就别推辞了,只有你当队长,才能服众,而且,当队长的报酬可是比其他人高一截哦。”贝大军试图用钱财来诱惑庞小南。

“是吗?”庞小南对钱确实感兴趣,“对了,这次任务的报酬什么时候到账啊?”

“这几天就会打到你的账上,”贝大军又晃动了一下脖子,“布里奇摩尔根一到岸就把余款打给了我们,而且还加了一大笔奖金,还说以后会和我们加强合作。”

“那小子,很够义气嘛。”庞小南顿时觉得布里奇摩尔根还是很可爱的。

“他还特意要了你的联系方式。”贝大军奇怪的看了庞小南一眼,“只要了你的,其余人的都没要。”

“难道他要找我麻烦?”庞小南认为布里奇摩尔根有可能怪他没有保护好那副铠甲。

“不不不,他对你也是赞不绝口,说以后如果有合作,必须要你参加。”贝大军不知道在新布洛斯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对庞小南感谢至极。

“但愿他找我没什么坏事吧。”庞小南喝了一口乌龙茶,清甜的感觉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对了,科考队的几位科学家,也表示要来参加告别仪式,他们的队友也在新布洛斯牺牲了,同样没有尸体,所以,他们想把那些死去的科学家的告别仪式,和我们弄在一起。”贝大军走到饮水机前面,给自己随意泡了一杯茶。

“在一起好啊,热闹。”庞小南觉得这个仪式确实应该一起办,毕竟科考队和黑曼巴护卫队是共过患难的。

“我把这个情况和布里奇摩尔根也说了,他说他也要来。”贝大军知道这个队伍经历了那么多生死后,肯定都是心在一起了。

“仪式在哪里举行?”庞小南端着茶杯,目光飘向了窗外。

“就在这里,我们决定在黑曼巴基地举行,因为他们是黑曼巴的一员,也是为了黑曼巴的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贝大军也看向了窗外,窗外是辽阔的群山连绵起伏。

庞小南拿出了武力值眼镜,递给了贝大军,说:“我今天过来,还有件事情,我想给你看样东西。”

“这是……红外眼镜吗?”贝大军接过眼镜,仔细看了看,又疑惑的看着庞小南,他见多识广,这眼镜的造型似曾相识。

“不是,”庞小南摇了摇头,“你戴上试试。”

贝大军戴上了眼镜,看着庞小南,看到镜片上出现了几行小字,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这是测武力值的眼镜?”

“对,而且,也有红外眼镜的功能。”庞小南要求方正在研发这个眼镜的时候,尽可能多的把战时的环境考虑进去。

既然能测武力值,按方正的说法,就是探测生物波,自然能够探测到活体生物的活动。

“你这,准不准?”贝大军显然知道这个眼镜的价值,但是他关心的是,这到底是个玩具,还是真的高科技。

“非常准,你就放心吧。”庞小南把自己研发这个眼镜的过程,以及相关的原理,都给贝大军一一的说明了。

当贝大军听到这个眼镜能够凑武者的武力值,不由的皱起了眉头,问道:“我看到你的武力值是96,按照你的算法,你是武道巅峰的水平了?”

“是的。”庞小南点了点头。

“呵呵,不可能吧?”贝大军斜着脑袋看向庞小南,眼里是不信的微笑。

“你要不信,可以试试。”庞小南似笑非笑,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

“你真的达到武道巅峰了,我靠,这才过了几天!”贝大军相信庞小南不是乱说。

“我跟你说,这次去新布洛斯,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个!”庞小南也不隐瞒,“那岛上不但适合修炼,还有很多机会能加速修炼。”

“看来我真应该去一趟新布洛斯。”贝大军有些后悔,如果不是要坐阵黑曼巴,他也会跟着黑曼巴护卫队参与这次行动。

“先别后悔了,这个眼镜如果真的没问题,黑曼巴愿意采购吗?”庞小南终于把这次的最终目的说了出来。

“如果像你说的,真有这么神奇的功效,我们自然是要采购的。”贝大军知道这副眼镜的价值,如果能够第一时间装备黑曼巴,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我们签个合同呗。”庞小南心想熟人好办事,得先下手为强。

“急什么,我们不得研究一下吗?”贝大军放下眼镜,喝了一口茶,“你放心,只要是没问题,绝对会跟你做成这笔生意的。”

“那这眼镜我就放你这里了,你可别搞坏了,我可是花了几百万才研发出来的。”庞小南故意把资金扩大了几倍,显得自己的眼镜确实是很高的科技含量。

“你小子,古灵精怪的,我都搞不清你什么身份了,又是学生,又是我们黑曼巴队员,还搞起了研发,还想和军方做生意,你说,你到底什么人?”贝大军确实对庞小南哭笑不得,太会折腾了。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哈哈,”庞小南开着玩笑,“你别管我是谁,反正对你有好处的事情,你只管执行就是了,对不对,咱俩谁跟谁,我还能害你吗?”

“行了,眼镜就放这里,我尽快帮你落实。”贝大军送走了庞小南,好奇的拿着武力值眼镜,去找黑曼巴的武器专家了。

离开黑曼巴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庞小南开车走在滨海大道上,凉爽的海风扑面而来,突然电话响了。

车里的蓝牙自动接听了电话,是张窈打过来的。

“庞小南,你这段时间去哪了,怎么打你电话打不通啊。”

电话里的张窈显得有些兴奋,因为庞小南失联一段时间后,终于又联系上了。

“张老师啊,我这段时间回了一趟老家,家里信号不太好,所以电话有些打不通。”

庞小南的这个借口已经说了很多遍,随口就来。

“原来是这样。”

“有事吗?”

“你明天有空吗?”

“怎么了?”

“我想到你家吃饭。”

“又来吃饭啊?”

“我带菜来。”

“张老师,要不,我请你到外面吃?”

“不,就到你家里吃。”

“可是,我不想做啊。”

“那我来做。”

“算了吧,还是我来做。”

“那好,那就算你答应了啊,我下午过来。”

……

庞小南本来想拒绝的,可是绕来绕去,还是被张窈给绕进去了。

明天是周末,张窈确实没地方去,不过熊珺珺也在家里,庞小南想偷懒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张窈提出做饭这种不靠谱的说法,让庞小南害怕,因为他见识过张窈的刀功,一看就是没有做过饭的千金大小姐。

不过熊珺珺在家,张窈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

庞小南感到很苦恼,这张窈怎么就这么不把自己当外人呢,他庞小南也是需要私人空间的,虽然张窈来的不勤吧,但是也影响到他的周末安排了。

不过,好像周末也没什么安排。

庞小南到了家,熊珺珺早就回来了,他见庞小南进家门,立刻起身关心道:“哥,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宵夜。”

“不用了,我还饱的很,再说了,吃宵夜不好,会影响我的身材的。”庞小南冲熊珺珺做了个鬼脸。

“哦,那你喝茶吗?”熊珺珺还是没有坐下来。

庞小南走到了沙发旁边,说:“不喝,你怎么还不睡觉。”

“我在等你回来。”熊珺珺实话实说,庞小南回来之后,她还是担心庞小南又丢下她去外地。

“傻瓜,我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你没必要等,早点休息呗。”庞小南坐了下来,慈爱的看着熊珺珺。

“你没回来我睡的不踏实。”是啊,一个偌大的屋子,要是少了男主人在家,确实很难有安全感。

“最近在学校还好吗?”庞小南记起最近这些日子,因为自己很忙,很少关心熊珺珺,虽然熊珺珺想以身相许自己没答应,毕竟还是名义上的妹妹。

“嗯,哥,你不用担心,我肯定能考上东力军校的。”熊珺珺对自己的成绩很有信心,现在她已经是全年级前三名的选手。

“那就好,对了,那个安吉什么的,没有再找你麻烦吧?”庞小南还是担心自己这个如花似玉的妹妹,在学校有没有人欺负。

“他啊,现在不敢找我麻烦哩,”熊珺珺想起那小子,就觉得忍不住要笑,“他现在每天都认真学习,好像是他姐姐回去教训了他,他还说要考上东力军校,而且,他说要一直保护我……”

说到后面,熊珺珺都开始有些脸红了。

“哈哈,看来他是被打醒了。”庞小南为自己拯救了一个失足少年感到高兴,不过,这让他想起了安吉娜娜。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庞小南起身朝楼上走去。

“好的,哥,晚安。”

第二天,庞小南想起春笋基金还需要融资,于是他晨练完,就去找王议员。

走进王议员的别墅花园,刚好碰到王议员在一棵树下打太极。

“哟,老王,你起挺早啊。”庞小南走过去,跟王议员打招呼。

“你都起这么早,我当然不能落后你了。”王议员收起了招数,笑吟吟的看着庞小南,“怎么,这么早你找我有事啊?”

“有点小事,你吃早饭了没有,要不,我请你吃早饭,我们边吃边聊?”庞小南和王议员吃过很多次饭,就是没吃过早饭。

“你请我吃早饭?家里有早饭吃,走吧,进屋。”王议员说着就要朝别墅走去。

“天天在家里吃,你不厌吗?走,我们换换口味。”庞小南还是坚持去外面吃。

“行,听你的,我跟家里说一声。”

两人来到海龙岛的农民房片区,这里已经是人头攒动。

虽然今天是礼拜天,但是对于劳动人民来说,并没有特殊的区别。

海龙岛的这个城中村,算是华海市比较偏远的城中村了,住在这里的外来人口,大多是靠艺术为生的。

靠艺术为生的人,意味着不用每天辛辛苦苦的挤交通工具,只需要守在家里,不断的打磨自己的手艺。

他们中间,有画画的,有写书法的,有写作的,有搞摄影的,总之,只要是和字画沾边的行当,都在海龙岛的这个城中村繁荣发展起来。

这些人,要么默默无闻,要么一飞冲天,据说这里走出去的最出名的画家,一幅画已经以千万计了。

这个城中村的房子,大多是五六层的民居,后来政府觉得海龙岛这么高端的住宅区,城中村的风貌实在有些参差不齐,于是就搞了几次城中村改造,把这一带的民房都整的富有艺术感。

房子的外墙都被粉刷成统一的蓝色,淡淡的蓝色,和蓝天白云非常搭调,然后有些房子的外面请画家,不,应该说是涂鸦艺术家画出了一幅幅惊世骇俗的画卷,让这里的艺术氛围立马又提高了一个档次。

现在来海龙岛旅游的人,可以不去岛上的游乐场,也可以不去看山看海,但是一定会到这个城中村来体验一番。

这个村因为所在地就在海龙岛,所以它就叫海龙村。海龙村自从被政府有意的开发成艺术村,反倒是越发的繁荣起来,那些梦想着靠艺术手段进入艺术殿堂的年轻人,从华国各地蜂拥而至,把海龙村衬托的越发具有艺术气息。

虽然艺术家有晚睡晚起的习惯,但是为艺术家服务的人群,已经开始辛勤的劳作。还有海龙村的本地居民,原来要么是农民要么是渔民,也习惯了早起,现在他们成了包租公,都悠闲的没有事做,一大早就起来优哉游哉的晃到茶馆,开始新的一天。

一天之计在于晨,饮早茶是华海市土著居民每天早晨的必备功课,虽然消费并不很高,但是必须要有充足的时间,那些上班族是无法享受这个过程的。

庞小南和王议员来到海龙村里一家档次比较高的酒楼,庞小南问王议员:“你来这里吃过早茶吗?”

王议员摇摇头,说:“我啊,很早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你看吧,里面肯定人山人海。”

果然,两个人一进去,只见人群熙熙攘攘,迎宾小姐说,里面已经客满了,需要拿号排队。

王议员对庞小南说:“要么算了吧,我们出去随便找个路边摊吃一下,吃肠粉怎么样?”

庞小南可不干,他指着酒店一楼攒动的人头说:“生意兴隆的地方,一定有它的特色,排队就排队,我今天还非要看看,这里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你反正也没事,我也没事,坐这里等着呗。”

于是两人就坐在酒店大堂的电梯口,等了大约10分钟,挂在墙上的大屏幕上显示排到了他们的号子,于是庞小南拿着纸条,跟服务人员进了一楼的宴会大厅。

这是一个中型的酒楼,在海龙村也算是地标建筑了,早上做早茶生意,中午做酒席,晚上接一些散客,宴会厅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庞小南点了一壶红茶,然后点了几份茶点,然后他和王议员就开始耐心的等候了。这时候有人推着茶车过来,推车的小妹告诉庞小南,如果想要快一些吃到早茶,可以自己拿着菜单去取餐台端。

庞小南起身,对王议员说:“你等着,我自己去端。”

在外面用餐的人大概都有这个体会,当饭店生意太好,服务人员不够用的时候,最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否则等到花儿都谢了,你都未必能吃上饭。

很快,庞小南就端着几笼茶点回来了。

“来,吃,老王,别客气。”这是庞小南第一次请王议员吃饭,吃的还是简单的早餐。

“你找我什么事啊?”王议员拿起了一个叉烧包嚼了起来,“嗯,好久没吃这个了,味道很正宗。”

“是这样的,我们那个基金啊,烧钱的速度也太快了,马上要弹尽粮绝了,我找你想想办法。”庞小南开门见山,碗里摆着一个虾饺。

“哦,没钱啦?”王议员点了点头,“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你那几百万开个头就不错了,不过也没料到这么快就用完了,说吧,还需要多少?”

“这个,我也不太好说,因为我没有具体管事,你说呢?”庞小南嘴里吃着虾饺,眼睛看着王议员,“你是投资界的泰斗,你有经验。”

庞小南先把王议员捧起来,让他为自己出谋划策。

“你们那个软件我看了,做的很不错,思路是对的。”王议员先是肯定了柏克扎的成绩,“如果要立马做大,必须砸钱进去。”

“砸多了会不会风险很大?”庞小南感觉有些冒险,这些互联网生意,哪一年不是哀鸿遍野,现在早就过了互联网红利时代。

“砸少了才风险大呢。”王议员喝了一口茶,砸吧砸吧嘴,一本正经的和庞小南说起互联网投资的理念。

“互联网生意要做大,必须形成垄断,你看现在,你想起搜索你会用谁,你想起聊天你会用谁,你想起手机支付你会用谁?每个领域都只有那么一两个代表公司,其他的都是炮灰。”

“所以你是说,我们必须成为信息领域的头部公司,才能够生存下去咯。”庞小南听出了一些门道,他又夹了一根菜心放在嘴里嚼起来。

“没错,”王议员也夹了一根菜心,这菜心绿油油的让人很有食欲,“但是要成为头部公司,就必须在短期内聚集大量用户,形成流量壁垒,流量怎么来呢,简单粗暴一点说,就是砸钱买。”

“不能慢慢积累吗,我看首页新闻挺受欢迎的,有了口碑,还怕没有用户吗?”庞小南对付费的流量还是有些担心,就好比广告一样,钱是花了,但是能不能产生效益可不好说了。

“你靠自然流量去吸引客户,太慢了!”王议员一针见血的指出,“不要说互联网生意,就好比以前那些名牌产品,除了产品好,哪一个不是铺天盖地的投广告,电视上,报纸上,路边的广告牌,只要你能看到的地方,名牌就一定会出现在你的眼前。”

庞小南点了点头,很多人认识一个产品,都是从广告来的,不论是什么渠道,口碑反倒是用过之后才会去主动传播,但是这个效率确实慢了。

王议员继续教导庞小南,“口碑是人们要体验过才会主动传播的,但是人们为什么要用你的东西呢?从哪里知道你的东西呢?只能是广告,所以,我们只有不断的在广告上加大投入,才能让我们的产品走进千家万户。”

“光打广告还是不行吧,产品的本质必须要过硬。”庞小南还是对产品的自身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那是当然,你打广告的前提,就是产品质量必须有保证,否则,你广告打的越多,你的口碑就越差,死的就越早。”王议员也对质量有着很高的要求,如果不是看到庞小南他们的事业做的还可以,他也不会加入投资的行列。

“那你觉得我们还需要投入多少钱打广告呢?”庞小南不是很懂投资的具体操作,只是略懂投资理念,这是王议员的领域。

“这样吧,我再跟投一个亿。”王议员抛出了一个天文数字。

“一个亿?”庞小南有些吃惊,连忙喝了一口茶压压惊,“你真的看好我们这盘生意?”

“要么就不搞,要搞就搞大!”王议员夹了一段肠粉到嘴里,那糯糯的感觉充斥着口腔,爽滑的米粉落喉即化。

“我靠,你能不能少投一点,你这一亿进来,我这创始人还混个毛线,本来基金还是我的,这样就成你的了。”庞小南虽然知道钱很重要,但是他同时也知道资本的可怕,就算是最好的朋友,涉及到利益方面,也得先礼后兵。

“谁说我要投资你的基金了,我只是投资你们这个项目,也就是现在首页新闻的这个公司。”王议员白了庞小南一眼,继续吃他的肠粉。

“那不是一个道理吗?现在公司是我们基金的唯一项目,你吞并了公司就等于是吞并了基金。”庞小南可不傻,和王议员这样的高手过招,一定要长点心眼。

“少了我不投啊。”王议员彻底把庞小南的幻想扑灭了。

“少投一点嘛。”但是庞小南还是想争取一下,按照张萍的说法,真的快揭不开锅了。

“投少了没用啊,要么你找找别人。”王议员还是不松口,因为他知道,这种生意,资金太少的话根本玩不转,只要有后来者舍得花钱,你这个创意和人才都是别人的。

“诶,你还别说,我这里还真的有个候补人选。”庞小南突然想起一个人。

“谁啊?”王议员知道庞小南不认识几个投资圈的人,突然冒出来一个候补选手,让他有些意外。

“张萍的爸爸,张万良,你认识吗?”庞小南觉得都是在华海市商场上混的人,王议员应该会认识张万良。

“张万良是张萍的爸爸啊,那这个问题就好办了。”王议员一听张万良的名字,顿时眼里精光一闪。

“怎么个好办法?”庞小南也夹了一条肠粉,一碗肠粉就四根,王议员已经吃了三根了,庞小南还没试过什么味道。

“还是投一个亿,我投7000万,他投3000万,你看怎么样?”王议员觉得一个亿的基本原则不能动摇。

“按你这个投法,你是觉得张万良没有你有钱是吧?”庞小南知道领投和跟投的区别,一般来说,有钱的人领投大数目,穷一点的财团跟投小数目。

“不,不是谁有钱的问题,”王议员摇了摇头,“这是一个平衡,也是分散风险的办法,我抗风险的能力强一些,所以我多投一点。”

“那不还是说明你有钱啊。”庞小南不以为然,王议员这是赤裸裸的炫富。

“行不行啊,这茶点可是快吃完了,要不,你再去拿一点?”王议员笑嘻嘻的看着庞小南,今天非好好宰这小子一顿不可。

“你,你这个好吃鬼!”庞小南起身,又端来了一大摞竹篾笼子,里面又有几样这里的特色茶点。

“来,吃,吃到你反胃。”庞小南率先夹起一个虎皮凤爪嚼起来。

“不要这么小气嘛,这可是一个亿的生意,吃你几盘小菜还舍不得啊?对了,你带钱没有,我可是什么都没带啊。”王议员怕庞小南到时耍赖,事先声明自己是光着身子出来的。

“放心吧,这点东西我还是养得起你的。”庞小南白了王议员一眼,心想这老小子太不把他庞小南当人物了,还以为他会赖账。

“总之,你这个项目,要融资就要一个亿起,你想想看,你几百万不到一个月就花完了,后面肯定是用钱越来越大啊,一个亿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一年时间。”王议员给庞小南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

“对啊,你说的有道理。”庞小南听王议员这么一分析,确实如此,随着用户数越来越多,后面肯定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融资也是有成本的,不如一步到位。

“可是你这一个亿进来,还有我什么事啊?”庞小南还是担心自己创立基金的初衷会被资本吞噬。

“这个你不用担心,虽然资本进来了,但是你依然有办法控制整个公司,下面我给你简单普及一下都有哪些方法。”王议员作为投资人,对公司的研究相当透彻。

股权里包含两种权利,财产权利(钱)和话语权利(权)。如何做到分“钱”,而不分“权”呢?

公司的控制权,是每个创始人关心的头等大事。房地产旗舰万科的管理团队占公司股权大约5%左右,因此屡次遭受野蛮人的入侵。反之,马运只占阿里7.8%的股权,却依然把公司控制权紧紧掌握在手里,并成为中国首富;而很多上市公司创始人的股权都是在20%左右。那么,在不控股的情况下,创始人如何掌握公司的控制权呢?

找一个合伙人进来到底应该给他多少股份?其实并没有一个百分之百科学精确的计算公式。很多时候,股权之间的分配,是通过合伙人团队之间根据自己的角色、能力和资源等各方面的匹配而博弈出来的。不过,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公式,但通过一些模型以及案例来帮助到大家分好股权。

首先需要对公司的所有股东画像。在一个公司里,股东分为外部股东跟内部股东这两类。

外部股东主要是投资方。因为对于外部股东投资方来讲,通常是按照增发新股的模式进来的,进来后通常都是同比例稀释前面所有股东,所以对于投资方来讲更多的是“你需要多少钱,你最多愿意出让多少股份”,更多是关于公司估值的问题。

内部股东包括几部分:第一是公司的创始人,通常也是公司的老大;第二是合伙人团队;第三是公司员工。而内部股东之间的股权如何分配,则面临着复杂的博弈。

根据华国公司法和公司章程,公司的最高决策机构是股东会,股东会的普通表决事项,多为二分之一以上多数表决权通过,而少数重大事项如公司章程修改还需要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通过。掌握了控股权,就能够控制股东会决策,进而控制公司。

公司的股权结构有三种形式,分别是绝对控股、相对控股和不控股。

涉及到中国公司法的一个关键数字:三分之二以上,亦即67%以上,就是绝对控股。

这意味着,对于公司的所有重大事项,从程序上讲,所有股东可以民主协商;但从结果上讲,所有股东反对都无效。公司大股东一人可以决定公司的所有事情。如果创始人的创业资源和能力是绝对集中的,就可以考虑绝对控股的模式。

绝对控股有两种不同的实现方式。一是大股东绝对控股。另一种情况是,如果两个股东之间相互信任,两个人加起来三分之二以上,也是一种实现方式。例如腾讯早期的股权结构,马化腾占股只有47.5%,但他的大学同窗、创业伙伴——张志东占股有20%,两个人加起来超过了三分之二,也能形成绝对控股。

公司法规定,如果股东占了半数以上的股权,就是相对控股。大股东除了少数几个事情不能一个人拍板,其他的绝大部分事情他都能拍板。不能拍板的事,主要是涉及到公司的程序是否损坏其他股东的利益,比如公司兼并、解散和清算、分红,以及修改公司章程,增加公司注册资本。

如果创始团队占股50%以下。创始股东只有一票否决权,但它不是一票决定权,而且不是对所有事项的一票否决。

那么不控股,如何控制公司?

很多公司上市时,创始人都是不控股的。国内很多赴美国上市的公司,上市后创始人控股基本是在20%左右。那么,创始人不控股的情况下,如何做到可以控制公司?通常有以下四种模式:

一是投票权委托,公司股东通过协议约定,将自己的投票权委托给其他特定股东(如创始股东)行使。一个例子是,京东上市前经历多轮融资,到上市时东哥只有20%左右股份,但是上市前东哥有50%多的投票权,就是因为很多后期进来的投资方把投票权委托给了东哥行使。

二是一致行动人协议,当股权比较分散时,或者两大股东之间股权很接近,如果大家意见不一致,特别不利于公司稳定。“一致行动人”即通过协议约定,某些股东就特定事项采取一致行动。意见不一致时,某些股东跟随一致行动人投票。这种方式在A股上市公司也比较常见。

三是持股平台模式,持股平台的方式又分两种,第一种是有限合伙的模式,一种是有限责任公司的模式。

有限合伙也需要进行工商登记,合伙人之间的投票权设计比较特殊。在这个模式里,合伙人有两种:普通合伙人(GP)和有限合伙人(LP)。普通合伙人承担管理职能,而有限合伙人作为出资方,不参与企业管理,只享受收益。普通合伙人的控制权跟他的股权比例没有关系,而是跟他的身份相关。

螳螂金服就是有限合伙人模式。螳螂金服有大两个股东:杭州君瀚、杭州君澳。这两个公司都是有限合伙人模式。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普通合伙人——杭州云柏,投票权基本在它手里。而这家公司背后指向同一个人——马运。

通过这种设计,螳螂金服把一大部分利益分给了团队,但100%的控制权是掌握在马运手里。螳螂金服合伙人彭磊接受采访表示:“马运持有螳螂金服的股份不超过他在阿里集团的股份,即低于10%。”马运只是共享了利益,但是没有共享控制权。

而有限责任公司模式就是在股东层面再设置一个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它来形式股东的权利。海底捞就是这个结构。

在海底捞的股权结构中,张勇夫妇仅占海底捞33.5%的股份,但他们有83.5%的投票权。之所以投票权高于持股比例,是因为持股平台的设计。

海底捞50%的股份都是以一个有限责任公司的形式持有,即静远投资。在这家有限责任公司里,创始人张勇和他老婆加起来占到23以上股权,属于绝对控股,实质上是把他合伙人的投票权集中到了他手里。而静远投资的其他两名股东只有分红权,没有投票权。

但是在这种模式里,只有持股51%以上,才有控制权。因为有限责任公司的投票权是跟股权比例挂钩的。

最后一种模式是AB股计划,把公司股票拆成两类,一类叫A类股,由外部投资方持有,1股对应1个投票权;一类叫B类股,由经营团队持有,1股有多个投票权。

比如陌陌的创始人唐岩1股有10个投票权,京东东哥1股有20个投票权,Twitter创始人1股有70个投票权。但AB股计划有它的适用空间,在某些资本市场目前还不被接受。

庞小南听的聚精会神,但是头也大了,因为这是他从来不曾涉足的领域。

“你这太复杂了,我就想知道,你们这一个亿进来,我能不能保留控制权?”庞小南的目标直指问题的实质。

“没问题啊,我的投票权可以委托给你啊。”王议员本来就是想进来帮庞小南一把,顺带赚点钱,根本没有要夺权的意思,而且他知道他说话庞小南是听得进去的,最后决策还是得参考他的意见。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我就明白了,等于你只要分钱,之后你把你的投票权给我,我们加一起就是绝对控股了!”庞小南继续夹了一个虎皮凤爪吃起来,这可是抓钱的手。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对了,你分股份给张萍没有?”王议员突然想起庞小南只是个甩手掌柜,基金实际上是张萍在运作。

“没有呢,只给了期权。”庞小南口头答应以后公司要是发达了,分股份给她,张萍也没较真,就答应了。

“这可不行啊,虽然你们关系好,但是亲兄弟也得明算账,何况你们只是单纯的男女同学关系。”王议员朝庞小南扬了扬眉毛,“正好这次趁他爸进来,把这个股份的事都好好规划一下,总得名正言顺吧。”

“行啊,你帮我计划一下,我反正是搞不清楚。”庞小南一想起经营公司就头疼,这华国的法律实在是太复杂了,尤其是公司法这一块。

“我可没那水平,我年纪大了,到时候还是让张万良去设计吧,我们点头认可,这事就成了。”王议员夹了一块香芋丢进嘴里。

“老王,你这谈项目出口就是一个亿,要么这顿饭还是你请吧?”

“滚!”

吃完早茶,庞小南和王议员沿着海滨的小路走回了海龙小区,庞小南问起了王议员的病情,“怎么样,老王,现在身体没什么大碍了吧?”

“现在啊,我感觉年轻了十岁都不止,还是要感谢你的治疗啊。”王议员的步伐稳健,确实有点健康中年人的派头。

“药不能停啊,改天我再给你拿几副补药……”

喜欢仙师无敌请大家收藏:(www.lanrentingshu.cc)仙师无敌懒人听书更新速度最快。

仙师无敌最新章节 - 仙师无敌全文阅读 - 仙师无敌txt下载 - 叶天南的全部小说 - 仙师无敌 懒人听书

猜你喜欢: 最强反派系统一剑斩破九重天平天策武侠之无限抽卡大数据修仙大符篆师大道争锋修真界败类最强反套路系统符医天下惟我独仙我的美女老师最强神话帝皇从杀猪开始修仙仙国大帝万古仙穹申公豹传承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你真是个天才欲成仙法象仙途永恒圣王九棺命运天盘六道仙尊莽荒纪
完本推荐: 丐世神医全文阅读极品小农场全文阅读酒神全文阅读暖擎天全文阅读鬼医毒妾全文阅读纯情丫头火辣辣全文阅读穿越全能系统全文阅读惹你生气,有点开心全文阅读强占,女人休想逃全文阅读海岛农场主全文阅读秦吏全文阅读比蒙传奇全文阅读火影之最强震遁全文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全文阅读我是一具尸体全文阅读剑神重生全文阅读绝品透视全文阅读恐怖女主播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南安太妃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至尊归元大江湖之热点大侠人在农村即将白日飞升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重生之绝世废少大佬的丫头不好惹躲在冷宫苟成大佬我有一个打工人系统沙雕攻他重生了带着农场混异界剑剑超神总管原名格蕾丝临渊行有请小师叔星球大战:白银誓约青萍绝世剑仙幕后签到三千年别人养蛊我养身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斗罗之开局成为奥斯卡王者风暴精灵之走向巅峰最强小农民靠种田在修仙界当大佬诸天之角色扮演家有悍妻怎么破快穿 呵!好男人成神风暴武破九荒逃离图书馆

仙师无敌最新章节手机版 - 仙师无敌全文阅读手机版 - 仙师无敌txt下载手机版 - 叶天南的全部小说 - 仙师无敌 懒人听书移动版 - 懒人听书手机站